专访Nike Roshe Run复古鞋设计师Dylan Raasch Dylan Raasch 1

去年4月,那些为Nike Air Yeezy 2攒米的童鞋们有幸在一双不会毁了他们预算的鞋上找到慰藉:Nike Roshe Run。这双简单且优雅的新鞋从NSW出炉,目前可谓是年度最佳菜鸟鞋款的热门人选。因此,我决定找一下它的设计师Dylan Raasch聊聊,来回顾一下该鞋款整个的设计历程。

专访Nike Roshe Run复古鞋设计师Dylan Raasch

How To Make It: Nike Roshe Run的设计过程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Dylan Raasch: Roshe的设计是从10年秋季开始的。当时大家在开会,为NSW 11年秋季产品线做头脑风暴,探讨主题集中在如何在低价的情况下呈现产品价值。我被要求对该产品线提供一些想法。当时,我是这组买手+市场部和销售部人员里面唯一的一名设计师。当我向他们展示Roshe背后的概念时,整个房间都没反应。显然,我的想法在那个时段是非常抽象的,但我自己有看到苗头,所以我决定利用自己的业余时间来继续我的设计。

How To Make It: 你当时的设计初衷是什么?只是一款能够将零售价压低至70美元的新鞋?还是更注重其性能?

Dylan: 在自己为头脑风暴会开始想很多的时候,尽管任务是我们能在70美元这个价位上带来什么,但在不久之后,我意识到真正的挑战是如何能将这双鞋(在低价的)同时又设计得很有风格。由于我是为NSW跑步做设计,而不是实战跑步这块,因此我的鞋不需要达到一双跑鞋的性能要求。这一点也给予了我能够设计出前所未有的产品的自由。由于设计这款鞋是“编外”产品,所以我是不受限的。这一点也为我创造了设计新家伙的完美机会。

 专访Nike Roshe Run复古鞋设计师Dylan Raasch Dylan Raasch 2

How To Make It: 这双鞋背后的灵感及概念是?

Dylan: 我年轻的时候就有做禅修,因此禅的思想以及简洁主义对我的影响很大。鞋子的灵感和名字直接来自于“Roshi”这个词。这是对禅学大师的一种称谓。对我而言,没有能比禅学大师更适合来诠释“简单”一词的代表了。由于法律的原因,我们必须将单词的“i”替换成“e”。不过,名字的读音还是一样的,所以我对这个就没什么计较了。
概念和名字确立后,我开始设计鞋子,只留住那些必需的,旨在让鞋子尽可能的简单。关于一双跑步鞋,你需要的并不多:边缘来点支撑,脚踝来点支撑,再加点缓冲就差不多了。一旦那些非必需的元素被去掉,就到了打样加改进的阶段。我当时是想象一位禅学大师在他的庭园里做禅修,并借其周围的形状和颜色作为灵感。大底用的是Nike仿生动态华夫纹,我希望他们看起来像是庭园里的踏脚石。鞋垫则被设计成一个刚被新凿过的石庭。
元代鞋款的鞋身用的是苔藓和叶子的那种自然墨绿色,鞋底则搭配象征庭园岩石的白色。中底的内外侧也有所不同,创造出一种严肃与趣味并置的感觉。
除了细节外,我也希望这双鞋尽可能的全面,所以我将它设计成赤脚也可以穿。它既可正式,也可休闲。你可以旅游的时候穿他,散步的时候穿它,跑步的时候穿它,跟朋友出去的时候穿它,什么时候都可以。我感觉,我能将这鞋做得越是简单,这双鞋的意义就会愈发深远。

 专访Nike Roshe Run复古鞋设计师Dylan Raasch Dylan Raasch 3

How To Make It: 在设计过程中,你有碰到什么重大难题么?

Dylan: 其实在设计这双鞋子的时候,感觉每一处都存在挑战,但有两个坎是最难过的。第一个是将这双鞋推进产品线。第二个则是保持自己的设计初衷。有很多来自外部的压力,尤其是因为自己在当时还是初入Nike的新人,但我们的设计总监Andreas Harlow和业务总监Jeff Henderson都很支持我,也肯定了我保持设计初衷和尽可能简化的想法。

How To Make It: 在成品上架前你有看过多少个样品?

Dylan: 从零开始,无先例可循,这意味着整个设计是一个需要许多微调的漫长过程。大底的修改次数在16次以上,鞋帮也修改了50多次。最小的修改也会造成巨大不同,因此我们的修改都是以毫米来计算的。你可能永远不会想到第一版样品和最终成品的差别是如此之近。

How To Make It: 设计师与产品线经理(PLM)的关系是什么样的?

Dylan: 通常而言,设计师和PLM共事是很密切的,要针对新的设计概念做出商业方面的平衡。由于这款鞋是“编外”设计,这也为我带来一个大难题——如果PLM不喜欢的话,这款鞋就“永世不得翻身”了。当时的NSW跑步PLM是Tung Ho。他和我的关系不错。所以,我把这双鞋秀给他看了,他当时就感觉这双鞋是特别的。他把它塞进产品线,并在改进的过程中扮演了很大的角色,保证这双鞋保持其原有的身份。

How To Make It: 当你面对一堆Nike技术的时候,你是如何去“挑选”的?

Dylan: 我只用能将鞋简化的技术。大底就是一个完美的例子。所有鞋都有一个缓冲中底加一块耐操的胶底。我的想法是,可否将这两个合二为一?我找到一个特殊的EVA合成物,软但有支撑性,也有软橡胶的持久度。因此,我不再需要橡胶模子,一步到位,无需再独立做个外底。这样的设计也可以让整个生产制造过程更为绿色。

 专访Nike Roshe Run复古鞋设计师Dylan Raasch Dylan Raasch 4

How To Make It: 你当初是怎么进Nike的?

Dylan: 我在滑板界做了8年多的球鞋设计师。我当时到了一个阶段,感觉自己需要换个新环境,否则就会感觉对不起自己。那会儿,我正好看到NSW有个球鞋职位在招聘。由于之前在运动生活方面有很多经验,所以我感觉这个机会还是不错的。离开南加州阳光的这个决定是困难的,但在他们要我过来的时候,我瞬间就感觉有扇大门向我敞开。人生中的第一次,我感觉我可以实现任何我所能想象的东西。

How To Make It: 你曾经还设计过哪些鞋?

Dylan: 我来Nike只有两年半,所以我在Nike的作品不多。但我有设计Nike Air Max Lunar,Nike Field Trainer,Nike Trainer Classic,Nike Lunar Pantheon和Nike Lunar Safari,还有一些其他东西。

How To Make It: 什么时候让你感到特别有成就感?

Dylan: 当你行走世界,看见人们都在穿你的设计时,你会感到自己所做的是正确的。我感觉,能走到我现在这样子已经非常幸运了。

 专访Nike Roshe Run复古鞋设计师Dylan Raasch Dylan Raasch 5

How To Make It: 如果有后悔药,什么是你希望在你开始从事这个行业前就知道的?

Dylan: 我想我在上一个问题上就讲到了。我刚走出设计学院的时候,我可以天天画出一些东西并加以润色,但我当时没有市场和生产方面的经验作辅助。我希望自己当初能早点学到这些东西,因为在事业开始顺利前,我在零售商,工厂,订货会和交易会上泡了足足两年。

How To Make It: 你会对球鞋设计界的那些有志青年们提出什么建议?

Dylan: 我能给他们的最大两则建议,一个是了解你的市场。还有一个是学会并懂得一种意识,要在设计的时候想到生产成本和制造难度。当然,这些东西是需要经验的,但如果把这两点掌握得越快,那么他们的设计被上脚的速度也就会越快。

How To Make It: 你还记得你入手的第一双鞋么?

Dylan: 我记得自己买的第一双鞋是Airwalk Prototype 540。如果你在那个年代玩滑板的话,这双鞋是你必须要有的。我记得我和我兄弟在得到这双鞋的第一天是抱着它们入睡的。

How To Make It: 可以聊聊你的球鞋收藏么?

Dylan: 平心而言,我现在做什么都尽量简单化,所以我藏的鞋不多。我喜欢那些简洁,不会过时的设计,但有时我也会买些自己不会去穿的鞋,因为他们的设计理念很酷,比如Nike Considered Mid和Nike Zoom Haven。就个人而言,看看老的设计理念然后思考如何将他们带入当下的潮流是件很有乐趣的事。

注释1:Nike Roshe Run大底采用Nike仿生动态华夫纹,并呼应庭园里的脚踏石。

 专访Nike Roshe Run复古鞋设计师Dylan Raasch Dylan Raasch 6

 专访Nike Roshe Run复古鞋设计师Dylan Raasch Dylan Raasch 7

英语原文:HOWTOMAKEIT 中文翻译:NEOYUM

非特殊声明均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CATWHY 潮流追踪

本文链接地址: 专访Nike Roshe Run复古鞋设计师Dylan Raasch

声明: 本站遵循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2.5 共享协议. 更多权限请联系CatWhy 潮流追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