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报专访Hedi Slimane-也许我又得重投设计了 Hedi Slimane

翻译:Baker

虽然Hedi Slimane离开时尚界5年左右了,但这些年来他对男装的影响仍然很深远。伴随着剪裁和样式的新浪潮,曾经作为中流砥柱的典型肌肉男换成了纤瘦的,缺少阳刚之气的,以适应这位比利时设计师的终极梦想。《卫报》发表了Hedi Slimane专题,谈到了他的历史,他目前作为摄影师(最初的爱好)的工作以及他对当前时尚界的见解。文章的部分内容如下所示,完整版可参阅《卫报》。

Hedi Slimane不愿谈论时尚。确切地说,他不愿被问及何时会回归服装设计。他的助手在电邮里已经一再强调了这一点,并且当我们沿着布鲁塞尔的一条后街步行去见Slimane时,她又一次地告诉了我。“每天都有人问他这个问题,”她说,“每天。”

这似乎给派去的记者出了一道难题,要去采访可以说是21世纪最有影响力的时尚设计师。在他为Dior Homme工作的七年间,Slimane给男装这个所有服装类别里最少变化的领域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革。有人认为Slimane已经改变了男装的审美风格。他设计出了高腰、窄肩的男装外套并且搭配上非常紧身的长裤——在设计这种做工精良、剪裁无比紧身的裤子时,他原本是想以摇滚歌星为蓝本的,但却没想到在发布会上会令观众们齐齐起身喝彩,以至于很快从Versace到Topman的各种品牌都在他们的设计里参考了Dior Homme。

Slimane发布会上采用的模特,是通过他所谓的“boy safari”挑选来的——即从大街上挑选没有模特经验的男孩。他偏爱那些又高又瘦,“雌雄莫辨”的少年,其中很多来自伦敦。“我希望我设计的衣服能够适合乃至衬托这些男孩子,”Slimane解释说,“他们甚至将自己的名字绣在衣服上。我的设计其实一直都是献给他们的。”

到了90年代中期,Slimane掀起的瘦削风潮已经完全颠覆了时尚界传统的,棱角分明的男性美。到处可见流浪儿般的装扮,甚至越奇特越好。Rootstein,世界上最大的塑料模特公司,不得不发行了一系列胸围35英寸、腰围27英寸的假人模特——这比英国男士的平均尺寸足足小了12英寸。还有一家报纸重点谈论了“manorexia”(男性神经性厌食症)这一话题。而David Gandy这位如今在Dolce & Gabanna的广告里穿着白色紧身裤频繁出镜的健硕男模也曾抱怨说:“那时候没人想用体格健壮的模特,他们都喜欢那些单薄、中性化气质的……在挑选模特时,人们会以奇怪的眼神看着我,说一些让人匪夷所思的话,譬如‘你的身材太健壮了!’、‘你长得太好看了!’等等。”

将摇滚精神有意无意地运用到西装、牛仔裤以及燕尾服的设计上,Slimane此举最初是受到当年Franz Ferdinand、Razorlight和Pete Doherty这三位独立音乐圈内人的影响(尤其是Doherty),他的设计也因此被他们采纳和传播。Slimane当年就像一个16岁的狂热粉丝一样拥戴着独立音乐圈,并且尽可能地为他们的演出捧场,甚至起用一些鲜为人知的乐队(例如These New Puritans)的音乐作为自己发布会的背景音乐。“他出席了Dirty Pretty Things 乐队的演出,还带了很多免费的衣服送给乐队”,Carl Barât(Doherty曾经的乐队成员)回忆道,“然后他开始拍摄我们的装备。我们的吉他,我们的夹克,我们的鞋子…这相当奇怪。不过,Hedi为人还是很好的”。并不是每个人都这样想。“我从未见过Slimane,但我认为他的做法不对。”Jarvis Cocker曾说过,“我喜欢音乐是因为人们可以用它来表达自己,并且音乐随之也会影响到一个人的穿着和打扮。所以这是一件非常个人的事情。于是有人走过来对我说:‘噢,紧身裤,这个不错,可以卖到800英镑’……”

如今,音乐界的版图可能已经改变了,但Slimane独特且专一的审美却没有一丝褪色的痕迹,即便他淡出时尚界已经四年之久。紧身的黑色牛仔裤仍然随处可见,而紧窄的黑色西装配黑色领结仍然是男士们出席特殊场合的不变穿着——甚至James Corden在参加2010年全英古典音乐奖(Classical Brits Award)颁奖仪式时硬把自己挤进了一身这样的打扮。实际上,Slimane没有任何专业的服装设计背景,其职业生涯甚至让他最好的朋友们惊讶,他从未想过成为本世纪最显要的设计师。“这就好比,我原本只想在家里做做饭,结果却成了一家餐厅的厨师,然后还开了一家餐馆。”他用他带有浓重口音的英语说道,“我只为乐趣而工作。如果它不好玩,我会放弃,去做别的事”。

对于现在的Slimane来说,最好玩的事情就是摄影。他一直想成为一名专业的摄影师——现在他已经得偿所愿,而且非常顺利地如此。很多名人,包括Gore Vidal,Lady Gaga都曾请Slimane为他们拍摄照片,而欧洲的艺术出版商们更是从2001年起就开始出版他的作品集。他同时还为数十家时尚杂志拍摄作品:《Vogue》、《V man》等等。即便在和英国独立音乐圈“眉来眼去”的时候,Slimane也没停止过摄影。事实上,《London Birth of a Cult》这本200多页的摄影集就是以流汗不停的Pete Doherty为主题,而近日出版的《Hedi Slimane: Anthology of A Decade》这本书则是他十年摄影生涯中他本人最喜欢的作品集合。在此之前,他还出版了摄影集《Hedi Slimane: Berlin》。

非特殊声明均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CATWHY 潮流追踪

本文链接地址: 卫报专访Hedi Slimane-也许我又得重投设计了

声明: 本站遵循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2.5 共享协议. 更多权限请联系CatWhy 潮流追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