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投稿人:Viino

NIGO® 资料:1993年NIGO®在原宿创立“nowhere”,随后便开创了“A BATHING APE®”。2010至2011秋冬季,他们创立了专注于vintage的新品牌“HUMAN MADE”。

HUMAN MADE - Beams interview with NIGO®

BEAMS:你当初是怎么想到要创立”HUMAN MADE”的?
NIGO®:我对古着一直都很感兴趣,也有把钟爱的古着单品进行再制作的想法。和“WARHOUSE”混了段时间后,我发现他们的产品质量很好,他们用旧式缝纫机来做衣服,那些机器是他们到处淘来的,当找不到合适的机器时,他们就自己做一台。古着对我影响很大,所以当我提议我们是不是能合作时其实是带点私心的,不过,他们很快就答应了。即便古着对我有着很深的影响,但我做出来的衣服还是带有未来感。从过去一直走向未来的概念令人很感兴趣,我也能跳出APE来工作,并把时间用于研究新的方向。一开始,新系列名字定为“A BATHING APE×WAREHOUSE”,而且我已经开始设计品牌logo了。后来,我又想了想,决定重新开始,我想证明即使没有“A BATHING APE”这个符号,新系列也能同样出色。以上就是创立完全独立的新系列“HUMAN MADE”的起因。

BEAMS:你是说决定和“WARHOUSE”合作是因为他们优秀的品质?
NIGO®:是的,我认为他们的设计水平十分优秀。他们拥有我们没有的技术,穿上他们家任何一条牛仔裤都能明显感觉到这技术的存在。我觉得尝试结合我们各自的技术会蛮不错的。他们对于产品的执着超过了我的预期。他们取得成功时,我会感到很高兴。

BEAMS:你认为“HUMAN MADE”想给大家带来点什么不一样的东西?
NIGO®:“HUMAN MADE”不仅只是将古着单品简单地重新再做一遍,这样重复历史不可能成功。我一直琢磨怎样改良版型并在此基础上加点自己的想法。我对古着单品进行再制作的选择标准是自己会不会穿,另外,稀有度也是因素之一。例如,在这一季我会把囚犯外套(prisoner jacket)这样的隐潮流进行再制作。囚犯外套虽然有点名气但并未量产,许多没有看到过原版的人很可能会被它吸引。我们对它进行再制作时采用了原版的材质,某些freaks摸到那件衣服时,肯定会感到非常兴奋。

CatWhy插话-老式缝纫机以及囚犯外套(prisoner jacket)这类制品,真的只有本来就这么有财力的支持才会选用。不然平常做品牌的话,风险太高了。

BEAMS:能不能告诉大家,这一季你最喜欢哪款?
NIGO®:其实,这一季我们设计了许多单品,比发布的数量要多两到三倍。假如我们发布的太多,那么顾客在选择的时候就会产生困扰。所以我减少了发布数量来缩小选择的范围,这样顾客就能把注意力放到每个单品上。本季发布的所有单品,不是我想穿的就是我正在穿的,所以就没法告诉大家最钟意哪款了。

BEAMS:为什么选择BEAMS来合作?
NIGO®:首先,我和Beams总裁Shitara已经认识很久了,现在他还在岗位上努力工作。此外,我以前在原宿的咖喱店打过工,那时BEAMS的员工经常过来吃饭闲聊。 更巧的是我的第一条Chinos就是在Beams买的,那条裤子现在还在家里。在选择新系列”HUMANMADE”贩卖地点时,我感觉类似BEAMS的多品牌贩卖店似乎最适合,因为去这类店的顾客并不是冲着某个品牌去的。我认为那些顾客只是根据质量的好坏来挑选商品,我想把新系列”HUMANMADE”介绍给那他们。

BEAMS:你觉得在BEAMS里展示你的服装会是什么样子?
NIGO®:说真的,我感觉这个系列看起来更适合BEAMS 20年前店铺的风格。所以,希望我能挑起大家的怀旧情绪。另外,我想把年青人吸引到城市里来,我真的认为大家应该关心关心最近的状况:年轻人变得不愿走出家门而直接在网上买衣服。

BEAMS:你对衣服的喜好有特定的原则吗?
NIGO®:我对衣服的喜好可能和我对女人的喜好是一样的。在古着店,他们经常说:”你似乎很喜欢这种风格”。事实上,我是对某些东西特别着迷。我的古着服装也有些共同点,虽然自己也不是很确定那是什么。

BEAMS:你最近在忙什么?
NIGO®:最近,我在学习日本文化。在家里的时候,我穿那种像是歌舞伎表演后台穿的人字拖。我偷偷去京都的一家小店并常常去看狂言舞台表演。虽然以前我一直没对狂言真正感兴趣过,不过现在我觉得狂言和歌舞伎一样有趣。去这类剧院的时候,我很少能看到年轻人,我希望年轻人能常常去看这些表演。我担心日本文化再也不会在他们心中生根发芽。如果我们不去关注历史,传统里的很多东西就会慢慢消亡,时尚文化也是如此。我想这一点很值得大家关注。

BEAMS:你怎样看待日本时尚的未来?
NIGO®:我想里原宿这类文化会渐渐消失,人们会更倾向于主流品牌的产品。我在旅行中发现:亚洲其他城市已经诞生了充满活力的新一代年轻人,但在日本,年轻人似乎比较冷漠。列如:北京或上海的景象只要一个月可能就不一样了。小吃街可能变成人流攒动的潮店街,到处都是喜欢买独特商品、两手拎着购物袋的年轻人。这令人想起当初APE在香港开幕时的景象,一开始,这些地方好像没什么人气,不过后来就完全改变了。现在我们必须让日本也活跃起来,我们必须让年轻人从卧室里走出来。所以让我们继续生产有趣的产品,让大家一起享受生活。

原文链接:http://www.beams.co.jp/en/topics/interview-with-nigo.html

非特殊声明均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CATWHY 潮流追踪

本文链接地址: Human Made专访,Beams联手Bape创意总监Nigo剖析合作企划

声明: 本站遵循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2.5 共享协议. 更多权限请联系CatWhy 潮流追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