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陈冠希、潘世亨(Kevin Poon)以及CLOT凝结出来的创业史

catwhy-default

前言

陈冠希将自家街头品牌CLOT视为“中国街头文化多米诺骨牌的第一张牌”。这个有5年历史的潮流品牌曾经是他迷茫时捉住的微光,也成为他人生低谷时的倚靠,现在,他和他的兄弟潘世亨(Kevin Poon)在这里丈量成长与友谊。现在CatWhy完整呈现这篇“陈冠希的CLOT创业史:兄弟间的生意”给大家。

一个梦想家和一个经理人

如今,要说陈冠希和潘世亨(Kevin Poon)像是堂吉诃德和桑丘,恐怕他俩谁也不会同意。5年的时间过去了,这对高中同学之间已经是一种各取所需的伙伴关系。

2009年5月20日。这一天是陈冠希和潘世亨共同创立的CLOT集团(CLOT Company Limited)的5周年纪念日。这一天,他俩虽然没有一起度过,不过截至目前,他们已经认识了有14年了。眼下,陈冠希是CLOT的CEO兼创意总监,潘世亨是市场总监,两人各占50%的股份。这家名为CLOT的公司号称是“中国第一潮牌”,拥有自己的服装店、服装品牌、公关公司和演艺经纪公司,他们的客户名单包括ADIDAS、NIKE、LEVIS、BAPE、CONVERSE……

生意就是生意。这是一种以目标为导向的关系,因此不需要注意礼仪小节,也不用小心翼翼地揣测对方的感觉。10月7日,陈冠希的29岁生日刚刚过去,他的儿时好友、生意伙伴潘世亨并没有为他做什么特别的庆祝,甚至连精心挑选的礼物也没有。他只是随便在一张贺卡上写了一句“HAPPY BIRTHDAY”,然后寄到美国去。自从“艳照门”事件后,陈冠希大部分时间都在加拿大和美国度过。他和潘世亨好几个月才能见一次面,连电话都很少通,大多数情况下,他们用电子邮件和MSN联系。就算见面,他们谈的也是商业计划和公司发展。偶尔,他们会一起吃晚饭或者泡酒吧,但都是为了见客户。

“我们已经不说心事了。”潘世亨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说。这是CLOT唯一的两间独立办公室中的一间。一间属于陈冠希,一间属于潘世亨。他在自己的房间里想干什么都可以。这一天,他随便穿了一件别人送的格子衬衫,头发用啫喱水抓成时髦的样子。有时候,他会对着窗户玻璃拨拨头发。玻璃外面是维多利亚公园,再走上十分钟,就是铜锣湾,CLOT旗下的服装店JUICE就开在那儿。

十几年前,香港国际学校的学生陈冠希和潘世亨就站在这些街道上。他们简直是活生生的、海归版的陈浩南和山鸡。他们靠着栏杆抽烟,看漫画,打篮球,交换球鞋,听Hip-Hop音乐,有时候也自己唱。

2009年冬天,陈冠希29岁,潘世亨28岁。假使真要在这么年轻的时候就回忆往事,那么画面简直就跟歌里唱的一模一样。至少,在陈冠希的记忆里,这不是一段阳光灿烂的日子,倒更像《阿飞正传》或者《美国往事》。

“我9岁从加拿大回香港。15岁认识Kevin(潘世亨)。他比我小一个年级。在国际学校,我有很多朋友,中国人和外国人都有。我已经是老大了。 KELVIN跟着我,帮忙做了很多事情。他很想成为我们的一员。我们抽烟、喝酒。凌晨三四点回到家,发现爸爸还是没回家,家里还是没有人。”

“我们都是单亲家庭,家里都不太管我们,放学了也没地方去,慢慢就混熟了。”潘世亨说。

潘世亨父母离异,父亲是一家美资建筑公司的职业经理人,长年出差在外。当年,他住渣甸山,陈冠希住中环,他去过陈冠希家,被他家漫画书之多给惊着了。不过他最羡慕的,是陈冠希能够在13岁的时候就拥有一部摩托罗拉蜂窝手提电话——他不知道,陈冠希在13岁这一年,还拥有了另外一样东西——至今没有戒掉的烟瘾。

古惑仔的故事仍然在上演。这个季节,一过晚上十二点,在香港兰桂坊和湾仔酒吧街,你能够见着很多这样年纪的男孩子,他们一样穿着限量版的牛仔裤和球鞋,T恤和卫衣外套都是最时髦的款式。他们一手拎着啤酒瓶子,一手攥着快要抽完的香烟,在狭窄拥挤的石板街道上晃悠,有漂亮的女孩儿走过,就打量一番。更多的时候,他们什么也不干。

不过,陈冠希和潘世亨已经跟他们不一样。

“我已经不喜欢玩了。”潘世亨说,“这5年来,我每天都在想工作的事情。一天不工作,我就觉得不爽。”

陈冠希的忙碌不在潘世亨之下。他甚至为自己的服装品牌设计了一个最新的系列: “从黄昏到他在运动外套的拉链上缀上一颗又一颗施华洛世奇水钻,方便全天穿着。“我们崇拜24小时工作的人。”他说。

如果说陈冠希和潘世亨的搭档算是个摇滚乐队的话,他们一个像是主音歌手,一个像是制作人。陈冠希负责所有产品的发想和设计。他是个有艺术家脾气和远见的人,经常有很多天马行空的疯狂创意。在潘世亨的印象里,陈冠希做过最疯狂的事情就是去澳门观光塔蹦极。可他打破脑袋也想不出,自己这辈子做过的最疯狂的事情是什么。他甚至在今年夏天戒了烟,“因为我喜欢的成功的人都不抽烟”。“我从小就乖,也不打架,都是被别人欺负。后来慢慢就知道,认识欺负人的人,我就不会被欺负了。”和陈冠希相比,潘世亨更加理性、冷静、关注细节和执行力。“他就是公司的吉祥物,他帅,穿什么都好看。我胖,老是在后面打电话,做无聊的事情。一般客户都是我们两个一起去见,然后他就闪了,我在后面跟进。”

有一段时间,陈冠希和潘世亨因为公司业务来往密切,他们甚至租住在同一所公寓里。关于这段生涯,潘世亨语焉不详,到是陈冠希愿意略微谈谈:

“我们是兄弟,但是每天下班回家也要为工作争执。后来我们都搬出去住,情况就好多了。我从娱乐圈学到了这个道理——我爱你,但是你还是不能拍这部戏。生意就是生意,兄弟就是兄弟。没有永远的商业伙伴,但义气是永远的。”

一个是梦想家,一个是经理人。2009年春夏,CLOT推出了陈冠希设计的“THE COLOR OF EMOTION”系列服装,以蓝、黄、黑、绿、红五款颜色主打,每种颜色代表当天的心情,供搭配穿着。这个创意在推出市场之前遭到了潘世亨的反对。

“他觉得这太复杂了,市场接受不了。但是我很坚持。我是老板。和陈冠希合作,一定要懂得我的风格。在设计上,他要尊重我,在市场上,我尊重他。比如,我们台湾的店面我觉得要400平米,他觉得200平米就够了,我听他的。”陈冠希说。

陈冠希是个工作狂。他在自己所到之处营造出了类似家庭和工作室的氛围。有时候,他去朋友家打游戏,也会随时打电话把工作人员约过来,一边玩一边开会讨论商业计划。他是一个自信的明星人物,在追光灯下过惯了,他的光环曾经让潘世亨不适应。

“别人觉得我像他的影子。我很不开心。朋友之间也有竞争。”他说,“不过一觉醒来,我还是爱我的工作。”

陈冠希不只是一个工作狂,他还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拼命地工作。2009年11月20日,CLOT MEDIA DIVISION(CMD)旗下的艺人DJ TOMMY推出了一份USB唱片,里面收录了一首陈冠希的歌曲,名叫《问世上有几多爱》。陈冠希原计划把这首歌收录在2008年1月推出的个人专辑中,专辑的名字就叫做《钱》。这项唱片出版计划虽然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被搁置了,不过这些歌词简直是了解陈冠希的某种精神密码——“爸爸对不起,我以前经常偷你的钱,到处去PARTY”、“我会努力赚钱养家”。

“我早就知道,兄弟不是一生一世的,钱是一定要赚的。”陈冠希坐在湾仔君悦酒店的大堂里说,“我书读得很好,13岁以前每门课都是A。数学最好,以前我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我知道了,因为我爱钱啊!”

CLOT与“那件事”

从“阿飞正传”到“商业狂人”,所有的变化不过从一个玩笑开始。

1996年夏天,陈冠希计划离开香港,回加拿大念书。这只不过是他生命中习以为常的某一次迁徙而已。临行前,他和朋友们一起翻看《商业周刊》、《时代》和《财富》杂志,开玩笑说:“我们将来要是一起开公司做事情该多好。”

这些朋友里,就有后来CLOT公司的创始人潘世亨(KELVIN POON)和钟俊健(TOM CHUNGG)。不过,当时这话谁也没当真。这只不过是几个小孩子的盛夏光年而已,他们很快就要各奔东西,迎接自己的命运。甚至在7年之后,这几个年轻人当真卷起袖子想要干一番事业的时候,也没多少人看好。潘世亨的父亲埋怨他说,你念了那么多书,怎么去卖T恤,去银行工作或者做律师不是更好。陈冠希的父亲意见更多,他说,你应该用这些钱去买个房子,不要开店,因为一定会失败。钟俊健后来是CLOT在上海长乐路开设的ACU球鞋店的合伙人之一,在2008年撤资,最大的原因就是他的父亲不希望儿子老是出现在潮流杂志上,他希望儿子能够帮家里打理酒店生意。

陈冠希接下来的轨迹更像是个好莱坞故事。2002年,陈冠希拍完陈木胜监制的电影《愿望树》。今天看来,这部电影实在平庸,无论剧情还是票房都乏善可陈。不过,这部电影在陈冠希的个人商业生涯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在电影新闻发布会的后台,他的经理人告诉他,已经把他的经纪合同卖给了林建岳的寰亚电影公司。

隔年陈冠希从香港飞到日本东京。后来,潘世亨也从美国飞到东京。他们在这座亚洲街头文化的“潮之都”消磨了两三个月的时间。在东京,经朋友介绍,他们认识了有里原宿教父之称的潮牌GE创始人藤原浩。藤原浩对陈冠希说,你这么喜欢我们的衣服,为什么不自己开一家店。当时,香港非常流行日本的潮流服饰,但是并没有专门店售卖。一件在日本售价700港币的衣服,水货版本在香港要卖到1700块港币。陈冠希心动了。他开始考虑用自己在娱乐圈的人气来做生意——自己的生意。

他甚至读了格莱德威尔的成功学著作《引爆点》,“我得到最大的启发,是如果一件事情你第一个做,就有99%的成功几率。”

今天,中国地区的潮流生意已经以令人难以想象的速度经历了几次兴衰更迭。从NIKE的SB板鞋到日本BAPE这样的亚洲品牌的兴起,金属、涂鸦、军事、浮夸、低调,玩家们各取所需,乐此不疲。不过在上世纪末,这还是一桩没有人注意到的买卖。

2003年5月20日,陈冠希和潘世亨在铜锣湾百德新街一栋大厦的二楼开设了自己的潮流店铺JUICE,售卖一些代理的潮流品牌服饰,包括 Undefeated、VisVim、Nike、Subware、Recom等。还包括CLOT和一些国际著名品牌联手推出的限量产品——与NIKE的合作的鞋款“KISS OF DEATH(死亡之吻)”、和LEVIS合作的levi’s x clot x fragment 517牛仔裤、限量版小熊玩偶。所有合作限量产品,销售率达到95%。

这天,我们在铜锣湾一间大厦的十楼办公室里见到陈冠希和潘世亨。这块地方全加起来也就一百平米左右,除开吉隆坡和香港门店的员工之外,有十几名员工每天来这里上班。办公桌和窗台上堆着一排排搪胶制作的小熊玩偶,它名叫库布里克,手和脚都可以在一定范围里转动。陈冠希指着其中两只,说:“这些是我设计的。”

“为什么大牌子愿意和我们合作?很简单,只要我穿的衣服,就好卖。”陈冠希说从第一天起,他就非常懂得把自己的明星人气兑现为商业利益。他也总结,街头精神——就是做自己。

故事已经开始。2005年,CLOT设立了自己的公关部门(CLOT PRR),为跨国品牌举办产品推广派对和创意策划,客户不再局限于服装品牌,还包括COACH、轩尼诗这样的时尚品牌。同年,潘世亨在参加NIKE和苹果公司的产品派对时见到了并请他来香港开演唱会。当时,Kanye穿着CLOT的衣服,和陈冠希一起接受记者采访,CLOT的国际知名度被打开。2006年,陈冠希和林建岳合股,开设了另外一间兄弟公司CMD(CLOT MEDIA DIVISION),签约乐队、DJ TOMMY,经营现场演出、唱片发行和艺人经纪。

2008年初,陈冠希接了10个广告代言。他每个月的日用花费是100万港币。他在歌里写,希望32岁能够退休。总之,成功在望,近乎完美。如果不发生“那件事”。

“更多人知道CLOT了,”陈冠希说:“这不能说是好事,整件事情没有一个好的方面。可是以前50岁以上的人,不听歌不看电影的人,不知道陈冠希啊。现在他们会说,陈冠希有个店,不知道会不会关啊。是吗,有个店?那去看看吧。”

一直到今天,CLOT的员工,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坦然谈论“艳照门事件”。他们大多以“那件事”来指代这次风波。

“当时我就坐在这间办公室里,突然,电话开始哒哒哒疯狂地响。”潘世亨说。2008年农历新年,对于他和陈冠希来说都是难忘的精神黑洞。他们没一个知道怎么处理。

从2月到8月,在陈冠希飞赴美国的半年里,潘世亨一直独立处理公司业务。“2008年,PR的业务减少了。衣服受的影响不大,人员不但没有流失,还在2009年增加了3、4个人手。”

2008年8月,陈冠希从美国飞回香港。在7天的时间里,他往返于酒店、警察局和律师事务所。最后一天晚上,这位老板终于出现在CLOT的办公室里。

“当时的谈话,如果被香港报纸写出来,标题一定是说我们吵架了。”陈冠希说,“当时,我在美国已经待了好几个月,对于公司未来的5年计划,我已经想得很清楚。这是一次精神谈话,我跟所有人说,我信任你们,你们一定可以把这件事情做好。我跟KELVIN单独谈话,说兄弟我信任你,都交给你来做。”

尽管如此,CLOT公司的形象还是因此受到了影响。当时香港报章报道的证据之一是,CLOT在上海长乐路的分店ACU关闭,股东TOM CHUNG撤资。一年过去了,陈冠希和潘世亨都没有承认这个说法。

“ACU关掉只是因为TOM个人原因。事实上,那家店后来被李晨和潘玮柏接手。我们的店租是5万人民币,房东收他们15万,傻死了,哈哈。”潘世亨说。

2009年,CLOT在马来西亚吉隆坡开了JUICE分店。2009年12月5日,JUICE上海分店开幕礼暨CLOT五周年庆祝派对将在上海巨鹿路举行。明年年初,JUICE台北分店即将开张。“到2012年,我们在全球会有18-25家店。”陈冠希说。

这是一个野心勃勃的扩张计划。已经有律师和投资人和潘世亨联系,希望CLOT能够接受风险投资,加快发展速度。潘世亨一边观望,一边承认说,自己和陈冠希这一代年轻人的确是急性子。“比如我们听歌,从来不会一首五分钟的歌从头听到尾。总是听到30秒就换。我以前老希望一小时和15个人聊天,越多越好。”

至于未来,现在的未来和16岁时候的未来一样,说不准。也许有一天,他们会把CLOT的生意卖掉,只要价钱合适。也许有一天,他们不再是合作伙伴,陈冠希继续做他的艺人,潘世亨继续做他的生意。他们不愿意长大,但谁也不可能永远18岁。不过,这些寂寞长大的香港小孩,他们已经学会了一件事情——“靠自己是很难的,有时候也会觉得自己是SHIT,但是还是要继续做下去。”

谁也没想到陈冠希的故事会是一个励志片。不过,就算这桩哥们的生意是个《无间道》,他是陈永仁,潘世亨也不见得是刘永健。他们各有自己的命运,一切尚未分晓。

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CatWhy 潮流追踪

本文链接地址: 陈冠希、潘世亨(Kevin Poon)以及CLOT凝结出来的创业史

声明: 本站遵循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2.5 共享协议. 更多权限请联系CatWhy 潮流追踪

About the author

OneTwo -

Related articles

文章精彩吗?文章有需要完善的地方?抢先与CatWhy沟通吧!留下你的意见、你的评论、一切你想要说的!注意文明用语交流。Thanks!

Leave a Reply - 评论

以下填写的邮箱、微博地址将被保密,放心吧!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前一篇文章:
仓石一树资料介绍,街头潮流的幕后推手仓石一树

也许由于仓石一树(Kazuki Kuraishi)自由设计师的身份,能够更方便的活跃于街头潮流界里面。自小一直在东京长大的仓石一树(Kazuki Kuraishi)以及刚才提到的”仓石一树与街头潮流的微妙关系“,令到仓石一树(Kazuki Kuraishi)足有为各大品牌...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