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民辉4A,讲述全新New Balance联名设计与历年创作生涯 4A 1

要数香港的元祖级街头时尚达人,葛民辉 Eric Kot 必定是大家最为关注的焦点。有著丰富的设计经验,求学时期曾经修读设计课程,并认识林海峰,期后二人加入商业电台担任 DJ,与林海峰组成「软硬天师」,从此踏上演艺生涯。想法多多的葛民辉从来没有规范自己可创造的可能性,加入娱乐圈后更与不同单位合作,比如与草蜢的蔡一智等人成立的 double x workshop,在香港设立海外首间「A Bathing Ape」专卖店,以及创立个人品牌「4A Like Black」等就是最佳例证。最近他又有新搞作,与 New Balance 合作推出别注 H574。这次 Hypebeast 团队非常荣幸邀得葛民辉接受我们的访问,与一众读者分享与品牌的合作经过,以及这些年来的创作生涯历程。

你最近在忙什么事情?

刚于 11 月初完成了一连 12 场的《草蜢森巴大战软硬FANS演唱会2012》,虽然感觉十分疲累,但又要马上著手为自己的个人系列进行设计工作。因为我的品牌 4A Like Black 已经有半年时间没有推出新产品了,所以完成演场会后要加紧步伐,带领品牌重回轨道,譬如即将与 New Balance (NB)合作推出的 H574以及进行广告拍摄工作,同时间又要开始著手筹备明年的计划。虽然有一连串的计划正在进行,但还是要优先处理与NB的合作计划,因为经过这次合作之后,我得到了很多灵感,想把它们逐一实践。

那就跟大家谈论一下这次与 New Balance 的合作企划吧!为什么会用上橙色作为这对 H574的主色呢?

我在1996/97年时买入的第一对 NB 1400 就是橙色的。那段时间经常往返日本与王家卫进行电影《初缠恋后》的拍摄工作,在那边看到橙色的 1400,觉得它很漂亮,穿著很舒服,便一口气买下几对。就这样穿了好几年,而这样的配衬成为了个人标记之余,亦造成了一股潮流,有些人觉得这样搭配也很不错亦开始跟著我穿一样的鞋子,而在那时候我便成为了 Mr New Balance, 之后在 2004 年,New Balance 方面有兴趣在香港开设专门店,便邀请我参与合作,便与他们合作推出了限量 250 双的限量 New Balance 576 鞋款。

其实我一直很想再次推出 1400,所以从 2006 年开始,NB 每年都会为我个人制作 1400 的鞋款,这几年来已经制作超过 20 对,却一直没有找到理由把它正式投产。直至上年开始迷上单车运动,发现需要一对鞋踝较高的鞋子去保护脚踝,所以便询问将 1400 改良的可能性。可惜厂商方面否定了改良的可能性… 但是,日方告诉我 New Balance 574 橙色与 New Balance 1400 相似并且有 High-cut 的设定,所以最后决定以鞋踝设定较高的 H574 配上橙色去营造当年所拥有那对橙色 1400 的感觉。

除了颜色之外,这双 H574 还有什么特别之处?

我为鞋子的不同部份进行微调,比如釦子以及用以制作标志的物料等我都亲自挑选,并作出不同配搭。除此之外,亦花了超过半年时间去为鞋子制作不同样板,力求每个部份都符合我的想法。而这双 H574 最重要的是布料上的选材,我也花了不少时间钻研这个部份,像是在内衬的设计方便就为了迎合单车运动而有针对的补强动作。

你的品牌 4A Like Black 其中的 4A 全名为「Asia Act Against Aids」,而每年的12月1日就是世界爱滋病日,所以这双鞋子是为当天而设计的吗?

不,这只是个巧合,因为我要完成演唱会之后才有时间处理这次联乘企划的细节。虽然我个人十分支持预防爱滋病活动,但这次是纯粹刚好在时间点对上了!

 葛民辉4A,讲述全新New Balance联名设计与历年创作生涯 4A 2

可以为我们介绍一下你的品牌「Asia Act Against Aids」的成立过程吗?

经营「A Busy WorkShop」的时候,我需要全神贯注处理业务,很难有时间与其他单位合作。而当它在 2003 年底正式卸下责任告一段落后,终于有空余时间著手处理其他事情。于 2004 年开始与 Sunny Lau、Joel Chung 以及 RMC 的 Martin Ksohoh 开展一连串合作计划,但当时还未有创立个人品牌的打算,所以这些计划都是以个人名义去进行。

在1997年的时候,我邀请了一众明星拍摄一出微电影,然后把它卖到世界各地,为无国界医生(MSF)筹款。我非常喜欢这样有意义的计划。数年之后,个人想再次筹备这样的计划,为爱滋病人筹款,所以便与日本关怀爱滋病的团体「Act Against Aids」联络,相讨合作事宜。他们十分支持这项计划,便与 Sunny Lau 和 Martin Ksohoh 展开一个亚洲性的活动,并以极限运动(X-Game)作主题。之后我们发现当时「Act Against Aids」没有在亚洲其他地方设立分部,以致活动在台湾及香港方面出现一些技术层面的问题,但无论如何,我们还是决定要举辨这个活动,为「Asia Act Against Aids」宣传。这就是第一个以 Asia Act Against Aids 名义举辨的第一个活动,其后便开始以这个名称继续发展推出相关单品,由于这个活动广受欢迎连带以 Asia Act Against Aids 设计的单品系列每每推出都造成轰动,因此市面上出现大量盗版商品,为了提供大家有更正规的销售渠道便汲取之前经营「A Busy WorkShop」的经验,在 2007 年正式成立了 4A 的专门店 Like Black 。

那可以与我们分享 double x workshop 的故事吗?

我在 1988 年的夏天正式加入香港商业电台成为全职 DJ,全心全意发展演艺事业。那时候需要在一年里面推出两张唱片,但有的时候不太满意唱片公司在设计唱片封套时的概念与想法,从而激发起由自己设计的念头。当时我的朋友,草蜢里的蔡一智与我面对相同问题,而且他亦同样喜欢设计,便提出一起成立工作室的想法。最后我,蔡一智,夏永康(Wing Shya)与及Godfrey Kwan(阿祥)等人于1993年组成了 double x workshop。

当时正值唱片业发展蓬勃之时,我们一年大概负责 180 张唱片封套的设计工作;而后夏永康开始成名,在这段时间内我把他介绍给导演王家卫,后者更邀请他到阿根廷去寻找灵感,夏永康那时很希望前往,但是 double x workshop 不能因此而停摆,因为他去阿根廷的时间最短半年,最长则还不能确定,对于我来说,乐见身边的每一个人都能独当一面,这对夏永康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所以也就只能让他展翅高飞。其后我对当时 double x workshop 的营运模式感到倦怠,而那时候开始也有了许多不同的竞争者,我发现不能永远都只做同样的事情,所以便决定把它从设计工作室转型成为一间制作公司,开始提供顾问服务,包括电视、电台节目,演唱会,电视广告制作等,并委托外间不同专业人士去为每个计划提供专业服务。double x workshop 现在依然存在,但以独特的形式存在,只要有其他单位邀请我们合作,并且需要我们在不同层面上提供服务的话,我们的团队就会重新集合为他们作全力支援。

在过去十年里,香港有不少品牌冒起,但部份已经不知所踪,你又如何评价这十年来香港的时装业发展?

我觉得现在大部份人都只是在经营一盘生意,脑袋里面只想著赚钱,但经营一个品牌不能只从商业角度出发,品牌的态度和信念更为重要。对我来说,成立品牌的目的是希望能实现我的想法,比如举办一个派对或者透过一些企划,去为我所喜欢的文化,音乐,电影等去做一些事情。就如 4A Like Black 不是一个时装品牌,而是一个信念,Eric Kot 的生活态度。我个人很懒,只要是黑色的东西都喜欢,但其实黑色与不同质料凑在一起都有不同效果,而这些都是一门学问,需要有足够的技术和知识才能制作好的产品。

 葛民辉4A,讲述全新New Balance联名设计与历年创作生涯 4A 3

为什么当年你会决定将 A Bathing Ape 这个品牌带到香港?

当年经常往返日本作电影拍摄工作,认识了不少在原宿从事时装行业的的朋友,当中有许多在日本的长辈十分照顾,带我到处去认识新的朋友,由于这位长辈在日本时尚界很有威望,所以藉此认识了许多不同的设计师,首先认识了高桥盾,经由他辗转间认识了 NIGO(A Bathing Ape的创辨人)。当时眼见香港有不少转卖店以高价出售来自 A Bathing Ape 的 T-Shirt,非常夸张,于是便游说 NIGO 有关于合作的想法,但因为不喜欢看到许多人大排长龙,所以选择在香港的商业大厦中开设了品牌首间海外专卖店,并以会员制方式经营,以限制客人将这些单品向外转售的可能性,因为每一次购物都有记录,所以可以很轻易的了解哪些人一直够卖大量同 Size 的单品,以及哪些人是真心喜爱这个品牌,只购买自己的心水单品,依照这种记录,每次会员来电预约时间购买的时候,我们就能够做一些变更的处置,像是转卖者永远都只能看到一般的单品,而真心支持品牌的人,每次来店内都可以看到十分限量的单品让他们有不同的惊喜,与 A Bathing Ape 的合作令我以及 NIGO 获益良多,让我清楚了解日本人做生意的模式,亦在往后的日子懂得如何经营品牌,而同时日本方也发现了这个潜在巨大可能性的销售方式,就出现了 BAPE Member Card 的独特会员模式。

日本,台湾,香港,以及中国的街头文化有什么不同?

不同之处在于他们如何成长和想法。品牌的风格可能不相伯仲,但背后所抱有的信念,生产模式,以及他们如何对待客人的方式亦有所不同。每个地方的文化都不同,比如日本人在经营品牌的时候思想比较固执,生产制作过程较为严谨,会追求高品质的方式同时也让生产过程慢,而中国人就比较随意,认为东西出来就好,台湾人比较著重速度,什么都要快,而香港人则注重如何赚钱,因为租金压力很高。

 葛民辉4A,讲述全新New Balance联名设计与历年创作生涯 4A 4

与不同单位合作过之后,你如何看待「联名合作」这回事?

我觉得很闷,很无聊,而且非常困难去找一个自己感到有兴趣的单位进行合作。我所期望的合作模式是双向的;我向你提供一些想法的时候,亦希望对方能同时给予我一些什么。如果对方都只听我的,这样会非常没趣,但这不代表只能与朋友合作,相反地,有时后友谊还会造成一些合作与创意发想方面的阻碍,因为可能大家都会觉得怕有些看法会有分歧,限制了彼此之间能激发的可能性。

你近年来非常著迷单车运动,同时也以此健身并推出专门的 New Balance 版本,那么会以此为主题推出 4A Like Black 的系列单品吗?

会,但不会太多。因为单车运动不需要太多配件,简单的短裤和球鞋就可以了。

这一次你的健身可以说让所有人惊讶那优异的成果,有考虑推出一本书去教导别人如何健身吗?

其实已经开始在写了。希望能够赶及在圣诞前推出,但因为这本书包含两个部份,第一部份是从我个人的角度出发,为为期 4 个月的减重健身过程进行记录,这个部份已经准备好了。而另一部份则从教练的角度出发,指导读者应如何正确地瘦身,不过这个部份需要较长的时间准备,所以还未完成。期望这本书可以在两星期时间内准备好,然后以圣诞礼物的形式,回馈与答谢一众粉丝的支持。

最后有什么想跟年青人说的吗?

Don’t Think, Just Do It! 做任何事情都不要想太多,先试试看。不要害怕失败,并尝试从失败中学习,将来便能获取成功。

原文出自-hypebeast

非特殊声明均为本站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 转载自CATWHY 潮流追踪

本文链接地址: 葛民辉4A,讲述全新New Balance联名设计与历年创作生涯

声明: 本站遵循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 2.5 共享协议. 更多权限请联系CatWhy 潮流追踪